您的位置: 主页 > 高手网齐中网开奖结果 > 山西太原迎泽公园藏经楼前“婚恋广场”征婚热

  每到双休日,这里往往会聚集起数百市民。与周围唱歌、跳舞、锻炼者不同,来这儿的人只有一个目的——为儿女找对象

  眼见着年龄一天天见长,而找对象、结婚这样的大事却迟迟没有着落。时下,以“80后”为主的大龄青年们正面临着人生中的大难题——— 婚恋难。这一难题不仅让“80后”们背负压力,也让“80后”的父母为之焦虑、着急,他们主动出击,为子女寻找意中人。在这种背景下,本市迎泽公园藏经楼边,开始逐渐形成了由父母们自发组织的“婚恋广场”,且规模迅速扩大,场面蔚为壮观。

  上周日下午,尽管天气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雨,但是在迎泽公园藏经楼东侧,依然聚集了数百名中老年市民。大家或三五成群地交流着,或低头填写着一张纸片,还有的人在一页一页地仔细翻看着别人写在纸片上的信息。看上去,人们普遍表情严肃,行色匆匆。这一场景,也与周围唱红歌、踢毽子等热闹的群众活动形成了鲜明对比。而当好奇的人们走上前看时,写在纸片上的那些“儿子——— 征婚”等大号字才让人恍然大悟:这是父母在为儿女找对象。

  走近交流的人群中,类似的对话不时传入记者耳中。“阿姨,进展如何?”记者随机问一位中年妇女。“寻摸了半天,还没找下了,我没心情跟你说,你找有进展的家长问去!”阿姨甩过一句话后,一脸着急地找其他家长去了。

  “大人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子女拖拖拉拉,迟迟找不到对象,我们能不急吗?”市民王先生说,他家姑娘大了,但是对找对象的事情不上心,没时间或者不愿意来公园,他就为孩子积极张罗起来了。

  记者看到,现场家长们相亲的方式普遍是:在地上摆放一张A4大的纸,或者把纸挂在胸前,纸片上面写着:“征婚,儿子……”等信息,等待其他家长看到信息后,双方进行交流。也有家长带来了孩子的照片给别人看,家长为孩子急切寻找“爱情”的做法令人感动。

  “难了,找对象比找一份好工作都难!”7月2日,白领男赵晓宇刚过了30周岁生日。提起找对象的事情来,他一声叹息,线年前,赵晓宇大学毕业。在刚毕业的几年里,赵晓宇把大量时间和精力花在工作上,为找一份好工作、干好一份工作而忙碌着。经过数年奋斗,赵晓宇拥有了让人羡慕的职位和收入,开始渴望建立稳定的家庭,但无数次相亲后,他依然迟迟无法选定另一半。

  在找对象上几经挫折后,赵晓宇对于“找对象”“结婚”等字眼有些敏感。“父母最关心自己找对象的事了,一周会两三次打来电话,询问我找到对象了没有。亲戚朋友同事也很关心自己,时不时问起。这些关心的话听多了,我心里会很厌烦。”在本市,像赵晓宇这样的 “80后”未婚青年不在少数。他们虽然学历高、收入高、专业应酬多,但生活圈子也窄,与朋友聊天、了解工作以外的世界主要依赖电话、电视、电脑。封闭的生活方式使这部分人难以接触工作圈子外的人,形成了 “现代光棍”。

  记者在迎泽公园相亲现场也发现,除了给本地孩子找对象外,还有很多家长是为在上海、北京、深圳,甚至在国外工作的孩子找对象。第一次来公园的郝女士说,她家姑娘在上海工作,过快的生活节奏让她错过了很多恋爱的机会,找对象问题也更加突出。“孩子在外地,父母心里再着急,也没法帮着找对象,你说咋办?来这儿试试吧!”

  家长到公园为孩子相亲,有着现实的无奈。市民王先生曾在一个婚姻介绍所花了1600元,为孩子登记信息,但是婚姻介绍所始终没有帮他孩子找到理想对象。“1600元也不少了!但孩子的婚姻大事还是没有解决。”他失望地说。旁边一位市民补充说:“为孩子找对象都忙活一年了,也没成功。真难了!”

  由此,类似迎泽公园这样的自发“婚恋广场”,就变成了家长们为孩子找对象的希望所在。退了休的宋女士是锦绣苑的一名义务红娘,每周日下午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她就会来迎泽公园,等候家长们为孩子登记征婚信息。宋女士和其他四五名义务红娘出现后,家长们会围在周围,一位接着一位地在一张纸片上写下孩子的“姓名”、“年龄”、“工作单位”、“择偶要求”等信息。 宋女士说,在周日下午四五个小时的时间里,红娘们每人收集到的信息少说也有五六十条,多的时候能有近百条。义务红娘们采集了信息以后,会根据纸条上的信息,为条件相当的大龄青年们牵线。

  义务红娘掌握的信息多,并促成了不少大龄青年们的婚姻。这样,急于为孩子找对象的父母们,就会有事没事都来公园里转悠,与其他家长在信息采集点互相交流。时间长了,迎泽公园藏经楼东侧也成了省城家长们为孩子征婚的固定场所。一些市民来得久了,干脆加入到义务红娘的队伍中,在为别家孩子牵线的同时,也为自家或亲戚、朋友家的孩子留意合适的对象。

  锦绣苑的义务红娘李才尔说,随着热心市民的加入,他已带出了62名红娘,为两万名大龄青年登记了信息,并促成720对大龄青年牵手。

  迎泽公园里的“婚恋广场”挺热闹,那么相亲的成功率如何呢?据省城的义务红娘们介绍,本市参加相亲活动的青年性别比是女多男少;在未婚青年中,大龄女青年更难找对象。而在种种恋爱心态的影响下,相亲成功并不容易。

  “来这里登记信息的,10个人当中有八九个人是大龄女。”义务红娘张燕晨翻了翻手中登记的信息表说,在大龄女孩中,学历高、单位好、收入高等条件不错的很多,但是对于这样的大龄女青年,几乎无人问津。如果换了同样条件的男士,就会接到很多电话。据义务红娘的不完全估计,省城至少有10万名“剩女”。

  张燕晨介绍说,登记信息的大龄青年集中在26岁到30岁这个年龄段。虽然女多男少,但未婚男青年也不是多么受宠。条件不错的大龄女青年虽然迟迟找不到对象,但也不会轻易放低要求,她们要求男方有房、有车、收入高、人长得帅,但是30岁左右的成功男士数量偏少。即使真有这样的优秀男青年,他们也希望找比自己年龄小几岁的女孩,而且一般也比较早地找到了对象。

  社会对物质条件的看重是大龄男青年难以找到对象的主要原因。在义务红娘登记现场,记者见到一位阿姨这样问一位男士:“你有房子没有?”男士回答说:“没有”。阿姨开了一句玩笑,说:“还是一边去哇,等有了房子再过来。”

  大龄青年如何能顺利找到另一半?成功促成很多对青年的义务红娘们有一套经验。“双方条件相当,互相有感觉,觉得对方有眼缘,这样的男女最容易牵手。条件好的不一定会很快找到对象,同样,条件差的也不一定就找不到对象。对于大龄女青年来说,如果对物质条件要求太高、对男方过于苛求的话,很容易就把自己耽误了。”张燕晨说。

  义务红娘们也认为,在寻找另一半时,“80后”要放平心态,客观地评估自己和对方。在看物质条件的同时,也要看对方的人品、能力和性格,毕竟,两人能相处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社会要为这些大龄青年创造更多、更好的婚恋条件,”李才尔说,当下,省城大龄青年父母代儿女征婚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父母们自发组织起来,定期、定点为孩子征婚的现象在全国少见,值得大力提倡。义务红娘们也建议,本市各大公园可向大龄青年的父母和义务红娘们提供更多的便利条件,为大龄青年创造更多的认识机会。只要大家都热心帮一把,就会促成更多的未婚青年成功牵手,步入婚姻。本报记者 贾尚志

  根据全国妇联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婚介行业委员会、婚恋服务网站百合网联合发布的《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各个城市中父母代单身子女征婚甚至代为先期接触了解对方的现象普遍存在;单身男女的婚恋观与物质经济进一步挂钩,房子、存款同性格、人品并重等现象十分突出。

  该报告称,女性择偶标准是婚恋市场供求关系均衡的主要杠杆,女性的择偶标准相对男性较高,其选择范围也相对较窄,尽管承认自己标准较高,但女性一般不会主动作调整,以至错失择偶最佳时期。调查显示,如找不到理想的伴侣,只有6.9%的女性会降低择偶要求,超过44.1%的女性坚持宁缺毋滥。而男性会降低要求的则有18%。

  调查显示,如果把男性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级别,女性分为ABCD四个级别,结果总是A女和丁男剩下最多。专家建议,女性应采取灵活择偶的方式,这样可选择的范围会宽广很多。专家认为,根据调查,约3成单身人士亟待 “心理美容”。应帮助“剩男剩女”们树立积极、阳光、自信的择偶心态,增强对异性的亲和力和吸引力。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关键词2| 香港马会心水论坛| 九龙高手论坛|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记录| 公式规律七尾|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l| 扬红公式心水论坛香港| 乖乖图库免费印刷区| 今晚开奖结果是什么特码| 168开奖现场直播开奖现场|